科技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VR

设计师朱赢椿把一天变成365种样子

VR
来源: 作者: 2019-06-08 03:07:11

孩子半夜咳嗽
孩子半夜咳嗽
孩子半夜咳嗽

“天慢慢的亮,一只鸟落在树枝上。左下角有一只蜘蛛在织,还有一只小乌龟,在水面上一会儿伸出来,一会儿蒙到水里。一只鸟。一只蝴蝶从水面上掠过。

一只野鸭子。

船还在动,大家看到船不断在动,因为是在河里面。

还有水在涨,因为在船的周围。起风了,蜻蜓这个时候在水面上聚集在一起。后来下雨,雨下了之后,月亮慢慢的落下来。

水里的月亮落下来其实是升上去,在倒影里,月亮的水在慢慢的下来。然后鸟儿归巢,一轮明月升上来。”听到朱赢椿的这段表述,很少有人能想到这是一本概念性新书——《空度》。朱赢椿用它来讲一天,讲天没亮的时候,河塘光影慢慢慢慢变化,一只船在水里,随着光影在移动,然后水面上有不断的小的东西。

在出版人陈垦看来,《空度》从书名概念,到所有的细节,是出版史上难得的珍品,一本充满了禅中美学的书。“因为我从来没有遇到过一本书,能带给你一种安和的心态。也许在书展这种烦躁的环境下,你看不下去,但如果在夜里,在你家的灯光下翻开,一页页看看这些细微的时辰、光线、景观的变化,你会拥有从来没有感受过的宁静的心态。”“这本书记录的是一天的变化,而这一天也就是人的一生,人来到世界,从黑暗来到光明,最后闭上眼睛回到黑暗之处。这就是这本书独一无二之处,用对一天的记录,描绘一生。”朱赢椿说。“在地铁里,高铁里,会看到,很多人,非常疲倦,眉眼之间显出一种焦虑和压力,在这样的氛围下我们应该选择什么样的方式来调节自己?在日常生活里面,我们知道每个人的脚步非常之快,压力非常之大。其实我们知道,很多东西,并不是我们所想象的那样。”他说,“正因为我们日常生活中太多东西被速度催赶,挟裹着我们的心境,所以更多时候我们生活在另外一种世界里。什么是放空?时时的调整自己,就像电脑删去硬盘里不要的东西。放空自己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,一个人需要学会关闭掉一些东西,我们知道很多人非常敏感,我个人也是。非常敏感,神经质,甚至有抑郁倾向,精神分裂的,然后焦虑不安的。我在做这本书的时候其实遇到一些问题,遇到一些非常让人困惑的东西。但也因此,我才能制造这本书,才产生了这本《空度》。”

朱赢椿说,书的画面是经过处理的。“我应该把我看到的再过滤,把我觉得最美的东西,送给你们。”

二 留白

“韩国禅师说:话说得少,愚昧变成智慧。忍住信口开河的冲动,我常常不是因为没有说出口而后悔,反而是说出口而更加后悔。”

朱赢椿的设计中在里面有非常多的留白。有那么多的思想要表达,为什么还要留白?“因为白的力量最大的,此时无声胜有声,这个东西非常重要的。我们每天都生活在东方的哲学理念,我喜欢有空白的地方。”

有人说,除了设计师,朱赢椿还是位诗人、摄影师。“这些东西都是装的,很多人会装,我也会装,其实都是装的。”他说。“其实你热爱生活就会在生活中找到美的东西。这本书就是这样。朋友们要理性购买这本书,因为它真的不能告诉你们什么。比如说最好卖的书,让你50天成为百万富翁,非常好卖。而这本书一个字都没有告诉你这些东西,一个字都没有。只有封面与扉页间的几页纸挑开后,才发现原来有字在里边。这些字就是对这本书的诠释。这是一首诗,是美国诗人写的诗。”“一阵轻微的风和下雨的回音,迅速消逝,它们就像往常一样的浮动,如同划过一片镜子的影子,或者飘跃某一片被遗忘的天空之云,整个一天他们不能说为什么。”他念完说,“这是我非常喜欢的一首诗。”“我去年的时候,因为太忙碌,每天每天走路,基本上魂不在身体里,在考虑很多很多问题,一不小心把腿摔骨折了,当我骨折了以后,哪儿都不能去了。当我坐在池塘边看着光线的变化的时候,突然发现,发现了自己。”

朱赢椿悟到了,一天其实就是一年,当我们感受一天时间的变化的时候,也是在感受便捷时间的变化,当我们感觉一年时间变化的时候,我们发现已经头发花白了。“我们到底把365天变成365种样子呢?还是把一天变成365种样子?一天变成365种样子,还是把每天都能生动,当然我们做不到每天都很生动,但我们最起码可以做到每个月或者每周有一天是生动的。这个生动就是要和活生生的东西在一起。电脑是死的,没有感情的,感情是虚假的。”

他的脚扭了之后,喷了云南白药,继续干活,干到晚上,回家睡觉,第二天爬不起来,要扶着墙才可以站立,医院拍了片子,骨头裂了道缝,打了绷带。要想一个人悟出来太难太难。

三 坦白

“奢侈就是能够把心静下来,坐在河边,把关掉,安安静静什么都不想,什么都不带,连书都不带。”

无论是饭桌上,还是公开演讲,朱赢椿常常讲出非常坦白的话。《空度》定价480元,首印只有一千册。

如果用价钱来衡量,在书界算奢侈品。“什么是奢侈的?奢侈不是说你今天吃了一顿西餐,不是你买了很贵的手提包,奢侈就是能够把心静下来,坐在河边,把关掉,安安静静什么都不想,什么都不带,连书都不带,坐在河边看一天的光阴的变化,这是奢侈的。同样这本书是奢侈的。”但是,朱赢椿不鼓励读者购买。“要买这本书的时候要理性购买,你真的需要不需要,因为这本书很贵。”“为什么贵。首先要保证这本书的质量,因为我只卖50块的话,不喜欢的人看到这本书扔的远远的,太坑爹了,什么都没有,就是一条船在河里飘来飘去,后来很多读者给我建议,咱们就把这本书卖给非常非常喜欢这本书的人,有缘的人,这本书要做到品质要好,印刷要非常之好,纸张都是进口的艺术纸,而且它的装订都是对裱的,也不能有线,一有线这个画面就不宁静了。限量版只印一千本。”他说。“这一千本我相信在中国,应该能够找到一千个人喜欢这样的书。但我告诉大家,其实这本书,我们目前已经有300本没有问题,已经有去处,还有700本,我也相信在中国能够找到700个人喜欢这样的书。”

为了降低成本而忽略印刷质量的事不可能发生在朱赢椿身上。“我们为什么这么贵,找了中国最好最好的印刷厂商‘雅昌’,因为这里的颜色看起来是黑白的,这是一本黑白的书,却是四个颜色印刷的。”

专业人士会知道,从黑白到零,然后再从零到一百。通过50张照片,50张照片来反映明暗的变化,平均每张图片的变化,几个点。所以这对于印刷的工艺来讲非常难以掌握。《空度》采用了专业技术,“雅印”,用了三个灰色,来反映整个层次的变化。全部都采用了蝴蝶装,就是对裱的工艺来完成的,当然工艺的设计和测试过程中,选了很多材料,至少做了三次测试样本,选择不同的纸张,不同的材质。

朱赢椿透露,将于未来推出新作《虫事》、《肥肉》。《虫事》是根据工作室外对小昆虫的观察,用故事和画作体现小虫大事,而《肥肉》则制作历时长达六年,根据采访各个阶层,各个职业对“肥肉”的感想集结而成。

对话

希望人们快慢从心

山东商报:《空度》被称为实验性概念作品,大众接受起来容易吗?目前您得到的反馈如何?

朱赢椿:肯定不容易。喜欢的人特别喜欢,不喜欢的人就不会去注意这部作品。

山东商报:您的书是为热爱极致美学的读者准备的?

朱赢椿:首先需要定义一下何谓“极致美学”,我并不认为这本书已经达到了“极致”的程度。

山东商报:看过您在《一席》 讲的视频,提到生活的“慢”,好像每次也都会谈到这个话题。现代人的焦虑是怎么来的,让他们慢,有可行性吗?

朱赢椿:焦虑是一种现代社会性的现象,我并不是刻意地要去呼吁“慢”生活,而是希望快慢从心,每个人的承受能力到达极点的时候,他自然会慢下来。

山东商报:这本书是您取材于工作室附近的湖边,去年12月我去南京旅行时,那个下午专门去您的工作室拜访过您,承蒙您的接待。如今工作室门外还是老样子吗?您上次说要养的动物又增加了什么吗?

朱赢椿:今年在门口的园子里先种了向日葵,没长好,后来种了不少花生,还是长得不太好。不知道是空气还是土出了问题。

山东商报:现在您的工作量大吗?平均多久设计一本书?什么样的书是您会接来设计的?

朱赢椿:其实工作量不大,但是投入设计的精力不少。没什么平均的说法,有时候一本书要两年,有时候只需要一天。内容不错的、自己感觉到有点把握的书才会接。

山东商报:“当我坐在池塘边看着光线的变化的时候,突然发现,发现了自己。”自己一个人的时候,最想做什么?

朱赢椿:自己一个人的时候,最想做的是什么都不做。

山东商报:特别喜欢您说的“我们到底把一天变成365种样子呢?还是把365天变成一种样子?”可要想一个人悟出来太难了。希望自己的书成为一个契机吗?

朱赢椿:我的书是需要邂逅的,如果一本书能够成为一种契机,那大概是一种奇迹。

山东商报:您最喜欢的颜色是白色吗?

朱赢椿:现在是。(本版撰稿 张晓媛)

业余铁三选手有望登全运赛场 首轮选拔开赛在即
《淳LOOK》赴洛杉矶录制 徐子淳星光大道留影
冬奥冠军助阵第十二届中国滑雪产业高峰论坛

相关推荐